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特产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祖地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酿豆腐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土楼


火红的客家花灯
来源:转载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0-11-28 1:21:22  浏览次数:5116

 

  客家古村白鹭和田村都处赣县北部山区,这里不仅青山绿水,风光秀丽,而且保留着不少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闹花灯便是其中之一。

     灯节最早可追溯到秦汉年间,秦末就有“燃灯祭祀”之说。汉高祖刘邦驾崩,吕后专权。吕后死后,诸吕亲属密谋夺取江山。老臣陈平周勃设计平乱,拥戴文帝登基。因平乱恰巧在公元前180年的正月十五日,文帝刘恒便在这天大赦天下,大放花灯,普天同庆,并历代相承。唐玄宗开元年间,每逢正月十五先在宫中后来又在皇宫门口和大街上扎高高的灯楼,上悬彩灯和金银珠玉。李商隐“月色灯光满帝城,香车宝辇溢通衡”的诗句,形象地反映了灯市争奇斗艳的景观。宋代灯节,奇术异能,歌舞百戏,竞相登场,“乐音嘈杂十余里”。明清时期,花灯更多更美,灯市更宽更亮,场面更为壮观。闹花灯的习俗就这样沿袭下来,并从北方传到了南方。

     白鹭闹花灯又叫擎灯,庄严隆重。气势恢弘,火爆异常。

     每年春节前,村里就议定三个口碑好的男子举头旗头灯。头旗就是一面大红旗,周围镶有金黄色犬牙花边,旗顶彩带随风飘动;头灯,呈长方形,红绸包裹,中有木柄贯穿,点燃灯里腊烛,红光闪闪,喜气洋洋。灯上隶书“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八个大字,这就是闹花灯的主旨和客家人的愿望。

     正月初六傍晚,夜幕降临,繁星朦胧,鞭炮声、欢笑声、锣鼓声、唢呐声汇成了欢乐的波浪,充溢了大街小巷。当接二连三的土炮声把进福神庙祭拜的头旗头灯迎出来,庙里黄飞虎等九大神像抬出之后,聚集在神庙附近的的六百多盏散灯就跟在神像后面排成长队,大型擎灯巡行便开始了。

     走在前面的并不是头灯头旗,而是两根又长又粗的竹篾火把,这火把用经过浸泡又晒干了的细竹丝编成,有几百斤重,由八个赤裸着上身的汉子抬着前进,熊熊燃烧的火苗呼呼直响。两支长号跟随其后,浑厚呜呜的号声,给黑夜增添了几分神秘。接着就有几十个手提火篮、身背背篓的青年人,一边走,一边取出背篓里的松明投向火篮,冒着黑烟的火苗,欢快地跳跃舞蹈。火光汇成一片红色的光焰,照亮了前进的道路,映红了汉子们古铜色的胸膛,灼热了擎头旗头灯男人庄重的脸庞,被人高抬着的九大菩萨最享福,他们表情严肃,任凭清凉的夜风拂动他们的长须,牵扯他们的龙袍,坐在轿子里颤颤微微,悠哉悠哉地欣赏迷人的夜景。

     几十名炮手组成的“炮队”,到了石桥边祠堂口等标志性的地方都要放炮,连续不断的炮声震得山摇地动。几十对唢呐手,瞪大眼睛,鼓起腮帮,吹响了欢乐的曲牌,充满节日的喜庆吉祥。锣鼓亭子像一顶没底的轿子,顶上的宝盖缀满丝穗,摇摆生姿,亭子前面装饰成小山坡模样,站在上面的小纸人儿,有的像嫦娥奔月,有的是八仙过海,还有的扎成飞禽走兽。站在亭子里打鼓的都是村里著名的“音乐人”,他们面带微笑,飞快挥动鼓槌,打出一串串变化无穷的鼓点鼓花,指挥着身边的锣、钹、饶、磬,打击出铿锵浑厚的乐声。抬锣鼓亭子的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他们一前一后,抬着这有顶无底的“轿子”,踩着锣鼓点儿,扭着秧歌步儿,轻轻松松地走着。每副锣鼓亭子的后面都跟着本房人高擎的宫灯。红光万束,瑞气千条。擎灯的人笼罩在一片红色的氤氲之中。

     队伍来到了村外,黑黝黝的天幕下,远处的群山显出起伏跌宕的剪影。在田野上前进的灯光一点接一点,一条连一条,链接成一条蜿蜒起伏五彩缤纷的灯河,满天星斗也黯然失色。到了鹭溪河坝上,如明珠迸射的灯火倒映在清亮亮的河面上,就像一条鳞光闪动的游龙扬波逐浪,煞是好看。忽然,震耳的炮声又响了起来,灯就要进村了。村里临街的每家门口都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迎灯的人群,爆竹声声,笑语阵阵。宽阔的街道立刻被人流灯海堵塞了,前进的队伍不得不时常停下来。街道上烛光闪闪,彩灯熠熠,流光溢彩。每一点灿烂灯光,就是客家人一颗跳动的心!

     整个队伍绕村一周巡行五公里左右返回福神庙散去。那天晚上,白鹭,是一个狂欢之夜,一个不眠之夜。

     白鹭、田村两地仅距十公里,山水相连民风相似。但闹花灯的景观却大不相同。如果说白鹭灯会是“动”态的,热烈而火爆,那么田村的灯会却是“静”态的,温馨而典雅。

     田村花灯品种繁多,工艺精巧。有云灯、莲灯、花篮灯、宝盖灯、戏剧故事灯等等。花灯艺人扎好的骨架之后,就用各种彩色的纸和金泊银泊剪镂各种美丽的图案花纹糊贴于外,千姿百态,色彩斑斓。灯的底部装有插腊烛或放小油杯的托盘,点燃腊烛油杯之后,通体明亮,绚丽高雅。到了八十年代,灯里装上电灯,花灯更加璀灿,灯的内容也多反映现实生活和塑造英雄形象。按传统,田村挂灯,历时半月。街道住户,至少两户出一灯,或一户一灯,有的一户就出几盏灯。挂灯时,常用布遮盖街道上空,布下悬挂各种花灯,发出柔和的光彩,远远近近,闪闪烁烁,像珍珠,像银河。观灯人徜徉灯下,满目霞光,流连忘返。街外的架子灯更引人注目。这种灯里有4-5层跌落装置,每层都装饰有风景花鸟或戏剧故事,装有烟花爆竹和引爆机关。一点燃便逐层降落,爆竹齐鸣,电光闪烁,灯内各层景观依次展现,人群不时发出惊喜的欢呼。另外,自动旋转的走马灯也吸引众多小孩围观。

     田村的灯节不仅赏灯,还有云灯、高跷等表演,契真寺外的戏台上,日夜都有东河戏班上演戏剧。那时,八方游客,聚集古镇,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可谓一片灯彩,满村春色。

     闹花灯,表现了客家人的理想与追求,聪明与才智,意志与力量。现在,白鹭花灯,已销声匿迹,风光不再,令人婉惜;田村花灯,却在推陈出新,千灯竞秀,令人欣慰。


上一篇: 客家人的过年习俗
下一篇: 客家人过年图片
Tag
土楼 旅游 梅洲 客家网 客家土楼 台湾客家 客家特产 大埔客家 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