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特产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祖地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酿豆腐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土楼


风水第一村:江西兴国的三寮
来源:转载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0-12-27 16:36:42  浏览次数:4902

江西兴国的三寮村,现在被称作中国风水第一村了。经常听人说起,就觉应该去看看。看了,就想写点东西,而这点东西,总觉难下笔,一放,就是三年了。

   相传当年黄巢造反,天下大乱,有宫庭术士杨筠松者,携风水密笈和两个弟子外逃。一路南下,行至此地,觉得山川气象不俗,故结寮于此。风水术或堪与术,自郭朴 著《葬经》,向被视为皇家之术。杨筠松以此学问,为天下生民用,人称“救贫先生”,自此开江西派先河。三寮师傅名满天下,故宫、十三陵,那些关乎江山社稷、国运盛衰的建筑工程,大抵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而今,四海风水先生往往到此朝山归宗,并以杨公弟子为荣。如今,村里人口四千余,人家八百户,在外地为人看风水的,多达二百余。三寮,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了。

   村中风水作品甚多。进村前,有一处如鲤鱼的,是祖山。山有孤松,高十余丈,围丈余。红鲤鱼前有水塘,终年不涸。鲤鱼身是天然,但形不甚完美,则有人工堆土作摆尾状,以寓活水活鱼之意。这点,不经人点拨,一时是看不出的。

    这一村的房子,细看下去,便觉得很有点不同。按村里人说,都是风水作品。门墙之类,多为异形。与众不同的,是随机而变罢:有的为阻煞,有的为朝山,有的为取形。到一古宅(建于清中叶),说是蛇形,因山势作蛇形,而屋居蛇头,便有延伸意,或为引蛇入宅之意,均不作对称态,房间数十,也大小各异。 其中有些非常特殊的,不可不提:两个香炉,一个在神案上,一个放在地上,只有在地下敬香祀祖,才能看见天光,嘿嘿,不服不行啊,风水治人,还怕你不孝。这里的前后因缘太多,我只感到一股非阴非阳之气在涌动,呼吸有点困难,急忙出门,山墙外,有几株梨,结了沉甸甸的果,在初秋的艳阳下,与老屋的寂静相呼出另一种宁静。人,活得太累太累。

   祖山,亦是阴宅。三寮村中,有许多的阴宅,都是风水作品,极有意思的。别处的坟地,总让人有点怕,这里的似乎好些,恐怕与叫法有关吧。有一种有处叫虎形的,因为卧虎,为使其警醒,便加了人工的眼睛。这个点睛之笔,不俗,坡尽绿草,前有藕花。然,老虎也应该有打盹的时候,让其永远虎视眈眈,总不太好。

   村中有一溪,作S状,划出如太极的村落。诸多故事和作品都逐水而生,亦随波而去。有家的大门,傍水,则左侧建了堵墙,就不至于开门见水的。风水上的说法是,那水名曰“桃花”,不利女子。也不是完全看不见溪流,那样一来,又会使女孩嫁不出去,岂不坏了大事。风水,有时也就是分寸。在村里走走,经常看见水塘,听说有108之数,而且,每一口塘,都有讲究。我向来不喜欢中国人的数字崇拜,而推崇一种数学精神。但有几口塘,上下相边,水光潋滟,荷叶田田,就很好看。旁边有数十米长廊,东倒西歪也别的风致。村民们挑担累了,坐坐,清风带荷香而来,该是很惬意的。

   风水,总是与绿色生态联着。三寮这地方,有些长得很不错的树。有一株树,是访客必看的,就是传为杨公手植“九尾杉”,曾遭雷殛,但依然显出大唐风度。“九尾杉”在半山,走得有点累,就在树下坐坐,闭闭眼。想想,在人未来时,这里该是一种什么景象呢?那是动物的世界,植物的世界,有山牛、野猪、麂子、老虎、蛇、虫,有四时不败之花草。可以想得更遥远的年代,以至在年代以外,许多生物就此生息繁衍,它们来到这里,有生命存续的基本条件,也有与其它地方相比,更舒服的东西……

   杨公自长安来,一路风尘,走累了,在这里坐坐。感觉四面青山排挞而来,一带绿水宛延而去,有山石如行襄,有大树如凉伞,有猿啼虎啸,有红花绿草,在此结庐,与万物为邻,应是不错的,就对弟子说了大意是“此地甚好”一席话,插杆为记,开基三寮。人,为万物灵,故知规矩,为动物一,则有通感。人被规矩定义了生活,感觉已经很迟钝了,负荷太多,心中塞了太多的知识,有时也是一种障碍。

   人是在作茧自缚,人的解放,当做些清理知识的事。这其实也是禅的角度,佛教有“自性能含万法是大”的说法。应该说,禅与风水是可以打通的,现在隔得厉害,和尚与方士都有责任。天下万物一理,成门成派,开山的大抵各有心得,再传弟子则多是为了混口好饭。作为学问,应该是把复杂的事弄简单,把不清楚的弄明白,但到了中国,总是反过来弄才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话经常也听人说,而面对自然,人,却总是一副万物主宰的样子。我的一位老师说,这个“自然”,是自自然然,而不是nature。坐在“九尾杉”下打盹时,我迷糊中觉得其中应该有nature的意思在。三人行,有我师,天下万物,也都应该是“我师”啊。

   人住的环境,应该是有气的。有气,才能得活。人活一口气,其实是不够的,最少要两口,像围棋一样:一口叫文化,一口叫经济。生活,没有文化,只能是没有质量的生存。有这两口气,才当得了“富、贵”。风水可以救人,也就是自文化入手,毁人,按说也是从这里下手的。有人喜欢把两口气打通,混为一气,其实那格局就变了。

   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我的言论,经常与讲究宏大抒事的意见相左,那也没有办法的。宇宙在茫然地膨胀,地球在孤独地旋转,未来,总要有人去担点心才好。这个世界上,只有科学是值得信赖的,因为这是一门谦虚的学问,从不认为自己可以解释一切。对于风水学术中所叙述的主题,自当会纳入科学的框架中来,但不是目前那些教授们所说的什么“古老的环境意识”,教授们经常端起比方士还大的架子,当然不屑于操作罗盘了。科学的东西,应该可以再现,应该有统计规律,这些工作没有做,侈谈什么?

   学习风水,当然从前人的经验中起,但到了一定程度,应该有自己的思考,要问一个为什么?这个为什么,有的,书中有,更多的,不能自书中得。且不说世界已然不是那个世界。我经常在想,什么是大师?有打瞌睡的神仙,没有拿架子的大师,只不过是在某个领域感觉特棒,淡淡然施出淡淡手罢了。这一手也无从说好,却要学也无凭的。要说凭,凭的不过感觉。读书也罢,训练也罢,有师也罢,无师也罢,起步总要依规矩来,最后终归要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去。大师和高人不同,大师已无所谓大小的了,而高人总要证明自己的高,小地方的高人尤其如此。这村里高人太多,各不相让,有竞争,当然也很好的,可以促进风水学科的发展,但在有限的空间中挤了太多的高人,各显神通,便互为制约,长距离看,一点意思也没有。相传这地方只能出风水先生,而出不了官宦,看来,也有些道理。总的说来,没有大气在,就弄不出什么象样的东西来。风水之为业,其实,天机泄露太多,也总不祥。

   三寮这个地方,有太多值得我们看的东西了。有人自三寮归来,对我说了十个字:用尽小聪明,不成大气候。我觉得他总结得很到位,想想,这也是我们传统文化在今天的一个缩影,就觉得很悲哀。

上一篇: 客家人过年图片
下一篇: 浦北客家傩戏
Tag
土楼 旅游 梅洲 客家网 客家土楼 台湾客家 客家特产 大埔客家 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