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特产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祖地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酿豆腐 客家人,客家网-客家土楼


退休老人骑单车挖掘客家文化
来源:转载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0/11/28 3:13:47  浏览次数:8713

    《客家缘》第四卷近日和市民见面了。四卷《客家缘》用80万字刊登了近400篇反映客家文化、经济发展的文章,推介了惠州80多位客家精英。记者了解到,这么浩瀚的工程是由几位平均年龄在65周岁的老人完成的。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些可敬可佩的老同志。

 

    骑单车挤公交,到处搜集资料


    记者见到何文定、李立德等几名老人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客家缘》中的几篇稿件。他们都是市客家文化经济促进会(以下简称促进会)的成员,促进会起初由5位老人发起成立,5年来他们将大量精力放在编撰《客家缘》上。为了编好《客家缘》,老人们亲自调查研究,搜集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客家文化资料。


    叶伟生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叶伟生老人今年70岁,是惠阳秋长人,常年在外工作,退休后他离妻别子回到秋长。作为秋长人,叶伟生决定将秋长的文化历史挖掘出来向世人展示。这些年,叶伟生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秋长的村村寨寨,他每天骑着一辆自行车,刮风下雨也不例外。叶伟生的儿子说,他父亲退休后,几乎没在家呆过,退休金也全部花在挖掘秋长的客家文化上。这些年,秋长大大小小100多家客家围屋,他全部走遍了,搜集了大量珍贵的史料、照片,其中很多在《客家缘》中刊登。


    除了叶伟生,其他老人也一样。何文定了解到大亚湾有一处“林氏族冢”,为了解其真实性,何文定、丘金贝、黄柏能等几位老人三番五次乘公共汽车到大亚湾实地考察。凭着毅力,他们写出了《走近东江客家》、《客家人由来新说》等一批反映客家文化经济历史等状况的文章。

 

    “三顾茅庐”约稿,感动作者成为“自己人”

 

    为了编好《客家缘》,全凭老人们自己写,一来工作量太大,二来材料来源面不广。为了让《客家缘》的内容更加丰富,促进会的老人们还积极向社会上的客家文化研究者约稿。

 

    “他们到我家找了3次,我真是被他们感动了,也加入促进会成了‘自己人’。”叶洪添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促进会成员们的精神让他感动。


    叶洪添原是惠州学院的教授,对客家文化颇有研究。退休后又被学校反聘,并到老年大学任教,虽然退休,但工作依然繁忙。所以当促进会成员第一次找到他向他约稿时,叶洪添教授婉言谢绝了。但促进会的同志一点不气馁,仍三番五次地跑到他家,并向他解释促进会编撰《客家缘》的目的。叶洪添教授了解到促进会成员的工作后,深受感动,不仅答应写稿,还成为促进会的名誉会长。


    现在像叶洪添教授这样为《客家缘》提供稿件的老人可不少。赖兆周老人今年72岁,身体不太好,家里人都反对他写东西,但他一直坚持为《客家缘》供稿,有时累了就躺在床上写。在《客家缘》上刊登的所有稿件都没有稿费。“我们就想把我们知道的东西记下来,让后人能了解惠州的客家文化。”杨玉济老人也是忠实的撰稿人之一,他说希望趁自己还能写,多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


    戴着老花眼镜校对稿件8个月


    搜集好稿件,要编辑成书,还要费很大的劲。为了将《客家缘》编好,老人们也克服了不少困难。
首先是打字。有些作者的来稿不是电子文本,需要他们输入电脑。但促进会的经济紧张,没钱请打字员,只好自己打字。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以前大多都没接触过电脑,要学打字谈何容易。但他们还是坚持下来。黄顺珍以前没有接触过电脑,但为了《客家缘》,她开始跟自己的孩子学习打字,先背字根,再慢慢熟悉键盘。现在促进会的所有文件都由她输入电脑。不仅学会打字,她还学会了摄影。《客家缘》的封面照大多出自她的手。为了拍好“客家女”,她先后拍摄了30多张照片,从中选出一张自认为满意的。


    其次是校对。几十万字,老人们都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我们眼睛不好,戴着老花眼镜看稿,光其中一本书的文稿,我们几个人就看了8个月。”叶仕平老人是《客家缘》的编辑之一。他说为了编好这些书籍,他们几个人光是校对修改,就用了8个月。


    促进会成员来自五湖四海,《客家缘》成抢手馍馍


    因为几名老人的努力,现在促进会的成员从最初的5个人到现在的近千人,而《客家缘》成了抢手馍馍。

 

    “日本对惠州的轰炸是从1938年10月1日开始的。日军每天出动飞机60余架次,对惠州城进行狂轰滥炸……惠州全城被炸死300多人,炸伤100多人,血肉横飞、残肢挂树惨不忍睹。”翻开《客家缘》,其中的一段话让人似乎回到了过去的岁月。翻开全书,几乎每篇文章都在讲述惠州客家人的历史,让人对惠州客家文化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何文定说:“我们是燕子衔泥筑窝、蜜蜂采花酿蜜。虽然年龄大了,工作慢了,但我们还在努力。希望后人能从《客家缘》中了解客家精神。”


    正是因为这种信念,目前四卷《客家缘》共有约80万字,近400篇文章,几乎篇篇关乎惠州客家文化发展历史。《客家缘》已经成为很多客家儿女以及希望了解惠州客家历史的文化界人士的珍藏案卷。促进会曾经到台湾、北京等地参加客家恳亲会,每次去,都会将《客家缘》作为推介惠州的礼物送给大家,很受欢迎。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冯光钰拿到《客家缘》后说,这套书现在可能看不到它的价值,但若干年后,它将成为研究惠州客家文化难得的史料。


    现在参加促进会的成员已近千人。李立德说,现在的促进会已经成为政府之外从事惠州客家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补充,也为很多客家人交流提供了平台,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客家儿女。除了惠州的老客家,促进会现在还有来自湖南、四川、江西等全国6个省在惠州工作的新客家。何文定说,促进会促进了新老客家交流,《客家缘》则联系了前世后人,他们还将继续努力,使促进会壮大,把《客家缘》办好。


    本报记者李亚平 实习生谭秋梅


上一篇: 首届客家民系文学奖颁奖
下一篇: 天生丽质难自弃养在深闺人未识 记大埔陶瓷产区
Tag
土楼 旅游 梅洲 客家网 客家土楼 台湾客家 客家特产 大埔客家 客家人